三王一后万中之选 罗志祥丶潘玮柏丶贺军翔力挺杨丞琳

三王一后万中之选 罗志祥丶潘玮柏丶贺军翔力挺杨丞琳

SHARE

unnamed最经典萤幕情侣首次大合体!「全能天后」杨丞琳推出《年轮说》第三波主打MV《观众》,与她演艺生涯中最重要的三位男人──贺军翔丶罗志祥丶潘玮柏──再续前缘,满足广大CP粉的殷切期盼!丞琳在《观众》MV中饰演披上婚纱的新娘,回忆过往,人生有如一部漫长的电影,她生命中的三个男人贺军翔丶罗志祥丶潘玮柏虽已退场,但当他们收到女主角的喜帖时,心中仍是满满的祝福。丞琳拍《观众》MV演技大爆发,她狠咬贺军翔的手臂丶偷亲罗志祥的嘴唇丶含泪拒绝潘玮柏的求婚,与华语演艺圈三大天王再次合作,一口气满足所有CP粉的愿望!丞琳许愿未来能与贺军翔有更多合作,祝福罗志祥身体健康丶工作不要太操劳,并希望潘玮柏早日找到一位令他安心的女生,「很想要看到玮柏幸福的样子。」

丞琳:没有这三位重要的男人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

杨丞琳跟贺军翔丶罗志祥丶潘玮柏在不同的年纪丶时期合作,分别擦出不同的火花,歌迷可以从《观众》MV里找回昔日经典台剧的青春和感动。丞琳说:「跟这三位男生合作的戏是我戏剧生涯非常重要的作品,若没有这三位重要的男人,就没有今天的我。」其实四人曾在丞琳的30岁庆生趴上首度合体,暌违2年,四人为了《观众》MV再度同台,经典重现!丞琳在MV中饰演即将步入礼堂的新娘,如果古装的结婚戏不算的话,这是丞琳第8次在萤光幕上披婚纱。丞琳拍完MV後深刻体会到伴娘的重要性:「以前可能会觉得自己的婚礼不一定要有伴娘,但现在完全改观,因为穿婚纱走路真的很需要有伴娘帮忙拉裙摆,新娘真的需要被照顾!」

丞琳与小美火爆分手 扯衣哭喊咬手臂 戏剧张力十足

「小美」贺军翔在MV中饰演丞琳少女时期的男友,两人上演火爆分手的戏码,互相拉扯又拳脚相向,丞琳还一度发狠咬贺军翔的手臂,在他手臂上留下明显的齿痕。这一段描述的是青春时期轰轰烈烈的恋情,所以丞琳戴上了较夸张的蓝色假发,刻意呈现叛逆感,贺军翔看了直说「来两颗」,笑称有「槟榔妹」的感觉。两人演对手戏时,丞琳沉浸在回忆的泡泡里,直呼:「好熟悉的感觉喔!」贺军翔也说:「有回到第一次跟丞琳合作的感受!那时候骑摩托车丶拍校园剧,有一种『追梦人』的感觉!」丞琳2005年跟小美合拍偶像剧《恶魔在身边》丶2007年拍《换换爱》,粉丝希望他们三度合作,如今终於在《观众》MV里实现了。贺军翔表示他跟丞琳刚认识时,两人都像是小屁孩,「我感觉她现在愈来愈成熟,有女人味。」

“按摩王”丞琳神手再现 为小猪消除疲劳

杨丞琳与「小猪」罗志祥属同一家经纪公司,相识最久,虽然起初彼此不熟,还被两人笑称「不合了好多年」,但自从合作了2009年偶像剧《海派甜心》,小猪才发现丞琳是一位责任心重丶非常用功的好演员,从此对她另眼相看。海外工作马不停蹄的小猪,一返台还来不及休息便直奔《观众》MV拍摄现场,有「按摩王」封号的丞琳上回帮「阿Sa」蔡卓妍捏穴位,这回帮舟车劳顿的小猪按摩背部,技术之专业让小猪频频用台语爽喊:「对啦~有按到喔!」继2012年的微电影《再一次心跳》,丞琳与小猪再次合作拍MV,小猪得知他这次跟丞琳有一场吻戏,主动提议把亲脸颊改成亲嘴,还开玩笑说至少要拍5次!结果这场嘴对嘴的吻戏一共拍了4次,一开始丞琳惊觉自己心跳跳很快,压力很大,让她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两人明明就拍过很多次吻戏,为何这次就像第一次拍吻戏般令人小鹿乱撞?小猪得意表示:「我是被丞琳票选最会接吻的男明星!因为我的鼻子都不会歪!」一旁的丞琳则吐槽小猪:「我是因为被威胁才选你!」

三男里面挑老公 潘玮柏雀屏中选

如果要从三个男生里面选一个嫁,杨丞琳笃定表示她一定会选潘玮柏!玮柏在MV里饰演与丞琳欢度交往三周年纪念的男友,不料拿出钻戒求婚竟惨遭女方拒绝。玮柏笑说这场向丞琳求婚的戏是他「演艺生涯演技最大挑战」,两人以前合作拍戏,主要都是由丞琳来带戏,现在则换成玮柏帮丞琳快速入戏,让丞琳的飙泪戏一次OK!丞琳大赞:「玮柏演技进步很多!我们现在互相帮忙,我甚至觉得他帮我更多!」丞琳也透露她很怕看到玮柏深情的眼神,玮柏一旁笑说:「怕会爱上我!」两人首次合作始於2008年的偶像剧《不良笑花》,玮柏认为丞琳外表看起来可爱,但她心里是成熟有智慧的。玮柏自豪表示:「私底下,我还是觉得杨丞琳是爱我的!她会选我当她的老公!」小猪听了笑亏玮柏:「婚姻不好会离婚。」

原来 在爱情里 幸福才是主角 我们都是观众

谈到《观众》这首歌,丞琳表示:「这首歌一开头就打到我的心!它的第一句歌词『对於爱情,一直都关乎我的姓名』让我很有感觉,因为观众习惯把艺人想像成他们觉得的样子。」《观众》是《年轮说》专辑最後一首拿到的歌,歌词从女性的角度切入,叙述在爱情的状态中,每个人的角色总是在演出者丶观众之间来回切换。丞琳表示,《观众》是过客的意思,人生如戏,这些过客是来考验你的丶逼你成长的;丞琳一拿到《观众》这首歌便不断思索该怎麽诠释,期许自己能达到创作者对此曲最初设定的想像。